Zark's blog

關於部落格
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種矛盾
  • 152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客運公車

車齡近30的公車,最底端還掛著傷城的電影預告宣傳。 一路搖搖晃晃,掛上與V小姐的通話後我與本來就深陷沉默的老人們一起沉默。 窗外風景飛逝,我彷彿坐上了通往那最美麗的懷舊時代的時光飛車。 我想起君琦的話,她說: 我們該把握最後這四年可以在這裡見證人性還有單純, 因為你離開這裡後你會逼自己快速成長已適應這社會,你會變成討厭的大人。 唯有慢慢變老變的安逸了,你才會返老還童,又變的純真起來, 所以老人才那麼像小孩。 而我在這班次上我已成為僅次於司機可惡的大人了。 我亟欲逃脫這裡,我發狂似的尋找下車鈴。 我順著貼紙引導我的方向望去,什麼也沒有,只有一些不知多久前留下的果皮垃圾。 幾張被揉爛了的乘車證明,我想起在台東你下車時根本也不用出示些什麼。 經過省立醫院時坐我旁邊的一位老人攙扶著柺杖站了起來, 走到司機身旁說要下車了, 我才發現他那吃力行走留下的腳印也這樣刻在我腦海裡。 可惡的司機先生緊急煞車,老先生搖搖欲墜,差點就摔了一跤。 他下車時迅速給了車上所有乘客個帶有驚恐的一瞥, 步履蹣跚的走下車,我發現他迅速的在老化, 本來就陰沉的今天使他的頭髮更加雪白,老人斑無所遁形。 颳過的一陣陣強風吹亂他的陣腳,也在他臉上無情的劃下一道道傷疤。 ------------ 下個停靠點是中央市場,而所有的乘客彷彿是受前一位老人的啟發, 所有人爭先恐後,雖然是以一種慢動作播放的速度,他們離開了我。 "這車不會進總站,等下會停在車站外面的街道旁邊喔!"司機是這樣對我說的。 我勉強擠出了一句"沒關係",卻發現我的喉嚨像著火似了正燃燒著。 車子又繼續前進了,中央市場的人聲鼎沸在我眼中忽地變成了一部哀傷的默片。 今天明明是陰暗微雨,我卻感覺畫面因為我喉頭的乾涸炙熱而扭曲變形。 轉個彎,車停了,總站旁不具名的某某終點站到了。 一分鐘不到的車程,我卻像是經歷一場長達40年的荒島漂流。 我的行動已變的緩慢,我扶著車上那些從未保養更換的把手,暗沉的拉環。 "謝...謝..."我的聲音竟變的如此沙啞,顫抖不堪。 "同學要不要坐計程車?" 車門外的運匠大哥笑瞇瞇精神抖擻對我如此說道,嘴角殘留鮮紅檳榔渣。 我回過神,連忙揮手說聲不用了,轉身,我踏入另一條沒有名字的飄雨小巷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