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ark's blog
關於部落格
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種矛盾
  • 152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隨寫

我的房間位在這棟踏入電梯後不知道自己移動到哪個樓層的建築裡。 出入管控依舊森嚴,大門還有電梯都必須倚賴感應器。 嗶一聲後才可以行動,用手推開有些生鏽的鐵門或者等電梯門開。 這邊的地下一樓叫做-1不叫B1,好像在批評地下停車場有多爛一樣。 這台隨著我來到花蓮的機車儀表板壞了,我停車格上方的日光燈也是。 機車的里程數以及時速顯示始終維持不變,好像始終都停留原地一樣。 日光燈則是像隻離開水中一陣子卻還沒有死去的魚一樣,沒有規律閃跳著。 我的那格停車格附近始終漆黑, 像那個擺在兩格之外的老式長型收音機一樣黑。 電梯開門踏入-1,走到我的車位並不需要多久時間, 每天都這樣和那台收音機擦身而過。 剛開始,只是以為那是某位住戶要把收音機拿去丟掉卻忘在車位上, 不見它被移動,開始幫它杜撰些故事,比方說它是要播放音樂廣播給別人聽。 但地下一樓收訊差,天花板管線畢露,許多住戶用它們來掛溼透的雨衣。 這樣的畫面配上那樣的想像讓我感到毛骨悚然,索性就再也不去想了。 日子一久,我已經忘記那台收音機到底是多久以前就被遺忘在那裡了。 沒有人去移動那台收音機,它就好像是某種用來佔據車位的物品; 如同住家會把花盆放在家前的停車格一樣,它宣告著主權。 但由於那台收音機真的太過老舊,連播放CD的功能都沒有, 收音機從未動過,彷彿連一小塊塵土飄過他的上空都會靜止一般, 那格停車格的時光永遠停住了,然後,黑漆漆的,看不清楚。 我也沒去移動它。 我害怕當我去觸摸它外面覆蓋的那一層的灰塵時,我也會靜止。 我21歲的生日在寒假裡過去了, 當我回到這裡,那台收音機還是擺在那裡, 和我20歲時的記憶一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